人物

薛蛮子:区块链创业都别怂,就是干!

6月8日20:30点,“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”邀请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对话「节点名人堂」。

对话时间:6月8日(周五)20:30点(北京时间)

微信社群: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

对话嘉宾:

薛蛮子: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,曾担任中国电子商务网 8848董事长、中华学习网董事长等职务。他投资过的项目包括PCPOP、李想的汽车之家、方三文的雪球财经、265.com、Leopard Finance 、 51 信用卡、神策数据、冠军链等明星公司。被称为“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”,同时也是传统投资界最早关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投资人之一。

崔大宝:连续创业者,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;BP 创始人、节点财经发起人。《蛮子学堂》固定讲师、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;获得老鹰基金、薛蛮子、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等联合投资。

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:

崔大宝:第一个问题,我们都知道,薛老可以说在中国是拥抱区块链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了。在大家还观望审慎的时候,您就已深入到了区块链的各个角落,陆续投资了几十个区块链明星项目。不乏像瑞波、唯链、量子链、小蚁、墨链等代表性的项目;在当年区块链颇受争议的时候,您是如何做出这么前瞻性选择的?

薛蛮子:我是一个学历史的人,所以对新鲜事物格外敏感,用历史的角度看未来怎样能够抓住未来的英雄人物,以及未来的英雄企业,或者十年后的BAT,都是一件让老夫兴奋的事情。

我下乡七年坚持自学,期间看了上万本书,还学会了英语法语俄语。当时没有任何功利的目的,只是觉得学点知识比没有知识强。

第一个机会是高考我抓住了。考进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。

第二机会是留学,我拿到了全奖学金每年三万美金,去了世界最好的学府加大伯克利大学读研究生。

第三是创业,和孙正义做了小灵通直至上市,赚了一亿多美子,然后有了几个臭钱就开始做投资。

第四是互联网时代我投资了8848、蔡文胜、李想等人。

第五移动互联网,我投了51信用卡、点融网、美图秀秀、神策数据等。

第六就是区块链,老夫可以算得上天使投资界第一个拥抱区块链的人。

当初,我觉得区块链这项技术跟当年互联网刚出现时候的作用是一个样的,它是一种变革性的技术,改变了生产关系,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整个商业生态都重新洗牌,重新构建的一个革命性的事情。

不过区块链处在婴儿期,还需要很长路要走,这不国家政策也鼓励这事,那我作为投资人就是不断地寻找下一个潜在独角兽项目,大家伙都加油,机会大大的有,只要人靠谱、事靠谱、价钱不贵,你们就给我送来。

崔大宝:这经历无人能敌。

崔大宝:第二个问题,上面您说的“人靠谱、事靠谱、价钱不贵”在投资界已经成为经典语录,在区块链领域有迭代和更新吗?

薛蛮子:首先在人靠谱的基层上团队需要懂技术、会量化会做市、玩得转营销和社区、还得懂金融经济学。

事靠谱就是不要拿个空气项目来忽悠我,小心老夫会骂娘。一定要市场足够大、有场景、能落地。

价格不贵和过去古典投资没啥区别。

崔大宝:第三个问题:看您的投资历程,几乎每一个风口就被你抓到了。是幸运呢还是有您的一套方法论?

薛蛮子:我认定一点:选择有时比努力重要,但是选择的前提是充分的学习。

古人云,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,言语无味。至于学什么,首先要了解你所在行业的当前情况,然后学习当下有什么新事物能颠覆你的行业,区块链、人工智能、新零售等都要学。

过去的互联网时代五年一大潮,三年一小潮。诞生了百度、淘宝、腾讯、360等。

移动互联网是一年一大潮、仨月一小潮、诞生了小米、滴滴、美团、美图;新能源智能汽车出现了李想的车和家、李斌的蔚来等。

区块链时代更是一月一变化,诞生了帅初、孙宇晨、玉红、朱潘这帮年轻人。

所以对老夫来说首先要找到这种天生的创业者,给他一定的资金,大量的资源,无限的耐心和无限的帮助,把这个小苗子一点点地培养大。

硬要说方法论的话就是天大的市场,针一样的突破点。所有的创业者只能干一件事把一个复杂的事情简单化,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,就是一针捅破天。

区块链时代,我们现在急需的是基础设施的建设,尤其是它的速度,它的兼容性,还有应该说它能不能创造出像互联网最初的电子邮箱、微信这样一个杀手级应用,现在我目前只看到真正的杀手级应用只有比特币一种,这是不够的。你们大家认同吗?

崔大宝:第四个问题:前段时间您说:“劝投资人要勒紧钱包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”说的听起来挺严重。但现在看来整个形势似乎有回暖的迹象,您的观点是什么?或者说您现在对投资人的建议是什么?

薛蛮子:重要的事说三遍:市场有风险,投资千万要谨慎!做区块链的投资,要有情怀,而且坚持价值投资,要懂行,会识别团队,一定要理性学习,只有自己懂了,才不至于犯太低级的错误,对就是这个道理。

我之前说过,区块链不要迷信所谓的“专家”“大佬”的站台,更要警惕传销。整个区块链行业到处都是空气币,想要一夜暴富,都容易被割了韭菜。现在依然是这个观点。

过去一些骗子只要发个币,打个区块链的旗号,很快就能圈到钱,那都是害人的钱,这事千万不能干,不管现在市场怎么回暖,这种野蛮生长的时代不会再现。

我劝投资人们捂紧钱包,别浪费钱,不是说不要投了,而是谨慎谨慎再谨慎。区块链产业的前途非常光明,但是道路会极为曲折,挑战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崔大宝:第五个问题:我知道薛老亲自挂帅了一个叫冠军链的董事长,这个项目或者团队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地方,让你愿意亲自挂帅?

薛蛮子:当时创始人褚侠做的骑乐无穷被共享单车干的没有方向,融资也接连受挫,但是团队始终没有放弃,并且在发不出薪水时核心团队依旧坚持着,韧劲可嘉。

所以当褚侠来找我求助时,老夫建议他们果断积极拥抱区块链,褚侠团队从当初的区块门外汉到拥有如今的成就,都是靠没日没夜钻研,并且立即付诸于行动得来的。如果有的话或许就是这样不放弃,强执行力(吸引了我)。

崔大宝:褚侠太幸福了。

崔大宝:第六个问题:听说冠军链在短时间内获得了50w用户,您认为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有哪些地方是其它项目方可以借鉴的?除了目前已经上线的“赛赛”是冠军链的一个实际应用,未来薛老认为冠军链还能在什么方向有所更大作为?

薛蛮子:冠军链抓住了全民娱乐和消费升级这个热潮,尤其是人民对体育运动的高度热情。随着世界杯、欧洲杯和各种比赛的高收视率,加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对这些体育赛事有了更高的热情。冠军链利用区块链技术,使得比赛竞猜更公开、透明,冠军链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取得50万用户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一个成功的项目需要符合高频、刚需、痛点这三点要求。冠军链恰巧同时满足这三点。

除了当前的赛事,生活当中可以竞猜的项目是无限的。细分领域有太多了,冠军链需要兢兢业业的找到这些需求,关键要抓住群众的刚需。

崔大宝:第七个问题:您对下半年的区块链投资整体行情怎么看?您本人下半年的投资方向和重点领域是哪些,为什么?

薛蛮子:首先,是公链项目,现在是一个打基础的阶段,铺高速公路阶段还没有一个项目能真正支持大规模的高并发DAPP应用落地,理论上EOS可能性比较大,我之所以看好EOS,也愿意投资EOS联盟,竞争超级节点,就是因为我看到了EOS对以太坊的优势,我觉得数字货币最大的痛点是交易的速度与效率。

其次是杀手级应用类的区块链项目至今一直在找。

再者是区块链垂直一体化生态,从基层链到协议,到应用垂直一体化落地,也就说这个项目能直接面对用户、才有可能成为生态体系。当然跨链协议、底层协议也有很多机会。

崔大宝:第八个问题:您每天都在接触大量区块链创业者,不管是跟您要钱的,还是想拜码头的。那从整体来说,您如何评价当下区块链创业者?

薛蛮子:我再三强调:有区块链企业家精神的人,才有资格做区块链项目,如果你就为了发个财、捞一票的,这样急功近利的人是区块链世界的毒瘤,好好的一个技术,就被这帮人给玩坏了。实际上,现在这样的创业者占了大多数,老夫为之痛心。

现在发币区块链的90%都会挂掉,机会迟早要留给有实力、有毅力打硬仗的创业者。

陈菜根:90%会挂掉,全球目前有6万个区块链项目,会活下来6000个,薛老乐观了点儿啊,哈哈哈。

崔大宝:第九个问题:目前区块链的会议、论坛够多了,你方唱罢我登场,很热闹,也让人应接不暇,最近看您准备要在苏梅岛做区块链游学活动,有什么特色吗?

苏梅岛

薛蛮子:区块链这块确实热闹,会议、论坛又多又乱,除了少数几个活动,我看大多都没什么用处;如果单纯就是大家聚在一起,热热闹闹一顿乱侃,会议结束内心空虚,就没啥意义。

在苏梅岛搞游学活动,首先是我个人比较喜欢这地方,苏梅岛是泰国的一个独立的岛屿,一年四季气候宜人,非常适合休闲度假。我每年都到岛上过圣诞和新年,已经连续去了5年。

这几年陆续在苏梅岛买了些地和别墅,就是想邀请大家伙来这里边游玩边学习,这月底我会和几个做区块链投资的老朋友在这里等大家伙来边旅游、边聊项目吃海鲜。想报名的可以找节点财经找大宝。

崔大宝:第十个问题:您对给当下区块链创业者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?

薛蛮子:区块链创业不仅想到、说到、还要干到。都别怂,就是干!

最后感谢媒体的支持!

来源
节点名人堂
Close
Close